許多人對越南很有興趣,投資越南風險不算低,因為資訊不透明,而且政府說了算。所以,投入者資金一定要控管得宜。將兩篇舊文並陳,讓大家可以看不同觀點。

越南一定崛起
謝金河 2007/01/31

二○○六年全球股市大漲的排行榜,不再是熱門的金磚四國,而是名不見經傳的秘魯、塞浦路斯、委內瑞拉,以及在亞洲從未有人提及的越南。中國深滬股市連跌了五年,去年一年的漲幅超越過去五年的跌幅,但累積的漲幅也不過是一三○%,然而越南股市卻大漲了一四三%,表現比中國股市還搶眼。

更令人驚奇的是,越南股市去年底以七八八‧八二點封關收盤,但是到了元月十九日,越南股市又再寫下一○二三‧○五點的歷史紀錄。一開年,越南股市一下子又大漲了三○%,成為全世界第一勇的市場。
假如從二○○○年七月二十八日越南胡志明股市開市一○○點起算,越南股市已大漲了九倍;假如以去年八月二日,越南準備舉辦AΡEC大會的最低點三九九‧八起算,這短短半年之內,越南股市就大漲一五六%。越南股市大漲,引來全球資金注意,德意志證券率先發行的越南基金,全球熱烈搶購,台灣的投資人也四處打聽如何投資越南。

越南這個經歷戰亂、苦難的國家,一開始就用股市的大漲,向全世界昭告他們要崛起了,這是繼九○年代中國崛起新機會之後,台商下一個最有希望的新戰場。去年聖誕節後,我帶領了一個七十八人的投資考察團見識了越南傳奇。

越南經歷法國百年統治,上個世紀與美、中都打過仗,加上內戰,人民死傷無數,卻也使得如今人口結構年輕化。廿一世紀後,越南之所以崛起,從柯林頓政府對越南解除物資的禁運起,到布希政府又給了越南最惠國待遇。去年越南主辦AΡEC,讓亞太區的政治領袖見識到越南的蛻變,一直到今年元月十日越南正式成為WTO第一五○個會員國。越南的崛起,美國的加持是很關鍵的因素。去年INTEL宣布加碼在胡志明市投資十億美元,有了INTEL帶頭,預計到○八年前後,美國大企業投資越南的金額可能會高達一五○億美元,美資很可能取代台資,搖身一變成為越南第一大外資。美越不計戰爭前嫌的一個重要背景,是因為中國崛起,美國必須在中國南邊扶植邊境接壤有一千多公里的越南。

中國成為世界強國之後,首先是印度也成為金磚四國的一員,印度的外包業務,美國也是最大的推手,如今越南成為美國加持的南方大國,未來不單是經濟力量增強,在東協十國發言分量也將大增。

在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前,馬來西亞、泰國、印尼在東協發言分量很重,尤其馬來西亞前首相馬哈迪更是一言九鼎,未來越南地位將逐漸提升,因為東協成員國中的柬埔寨、寮國與越南關係密切,這等於越南一出手就擁有三票。目前中國積極串聯東協加三、東協加六的自由貿易區,擴大其在東南亞的影響力,美國加持越南勢在必行。

其實看到美國、越南三十年恩怨一笑泯恩仇,兩岸的隔離源自一九四九年的國共內戰,這個歷史恩怨已經長達將近六十年了,越南、美國三十年大仇都可解,兩岸的六十年恩怨,到現在仍然無解,莫非中華智慧低人一等?看到越南放棄歷史舊仇恨,快速迎向世界經濟新浪潮,兩岸似乎應該有更多新的省思。

再從經濟角度看,越南人口八千五百萬人,GDΡ成長約八‧六%,這是亞洲國家除了中國外,人口數及成長潛力最值得開發的市場,而越南發展經濟也有幾個特殊的優勢,其一是中國經濟改革開放給了同樣是共產國家的越南極佳範本,只要中國走過的路,越南也跟著走,越南就會起來。

一九七八年鄧小平的改革開放,卅年光景就奠定了中國幾百年來罕見的大繁榮,九○年代的台商充當了中國翻譯機,帶領中國人迎向全球化的新潮流。九○年代初期,很多台商在昆山、蘇州開墾荒地、農田,如今中國經濟開發區林立,現在的中國已是國際經濟的大戰場,很多中小企業性質的台商已不堪負荷,於是南移的台商愈來愈多。

八六年起,開始有台商在越南布局,在越南共產黨統治鬥爭最激烈的時期,就有台商到越南設廠,九○年代李登輝前總統倡導南進政策,開始鼓勵一些南進廠商到越南,如今這一批先驅已是越南崛起的贏家,到目前為止,越南核准六家外資企業上市,台商就占了四家。

中國掀起來的大錢潮,只要稍微溢出來跑到越南就可能帶動越南一翻新局面。而越南政府仿效中國經濟開發區、加工出口區的經濟發展模式,又是適合台商口味。就在我們參訪河內的時候,正好郭台銘也到河內、胡志明市考察越南的投資環境。目前高科技產業在越南發展正缺乏整個產業鏈,假如郭台銘在河內設廠,再加上河內已有很多日資企業如CANON、TOSHIBA、SANYO等日系大廠設廠,未來的潛力仍然很值得期待。

越南是個母系社會,家庭大計都由女性支撐。我們在街頭常見男人在喝咖啡,女人在幹活的景象。不過整體來看,越南人吃苦耐勞、肯拚,目前的景況有如五○、六○年代的台灣,人民胼手胝足,只為了改善經濟。很多台商在越南設廠都對越南偏低工資(四十至六十美元)及苦幹精神讚不絕口。台商複製了九○年代在中國開墾荒地的模式,一家家新廠在同奈、平陽搭建起來。過去在昆山、蘇州所見的台商聚落景象,也將在越南重現。

不過有別於中國的是,中國大規模招商引資,又拿著外資匯入的資金,大興土木、積極建設,中國的公共建設與基礎建設是打造中國經濟傳奇的最大助力,但全越南目前只有河內一條高速公路,是由日本建造送給越南政府的,胡志明的高速公路仍在興建中。越南馬路狹小,到處塞車,摩托車穿梭更蔚為奇觀,未來必須重視基礎建設才能加快經濟發展腳步。

從二○○○年後,中國、俄羅斯、印度、巴西形成閃亮的「金磚四國」組合,這六年來,四塊金磚果真發亮,去年起,高盛又喊出一個「NEXT 11」,人稱新鑽十一國,這其中亞洲有南韓、菲律賓、印尼、越南進榜,但是越南很可能是下一個十年爆發力最強的那一個!


越南:小心熱過了頭
APRIL 18, 2005 BusinessWeek/China

經濟增長強勁、外資正大量湧入,但這已不是第一次了

作者:Frederik Balfour於胡志明市 翻譯: 鄭巧珊

即便是以胡志明市越來越享樂主義化的標準來衡量,這也是一場相當奢華的聚會。3月下旬,200多位賓客齊聚在五星級的卡拉威奧飯店(Caravelle Hotel)的舞廳裡,暢飲著香檳酒,飽餐著煙熏鮭魚、香蕉花色拉和被稱作牛肉河粉的越南湯。這是什麼聚會呢?原來,這是IDG公司為其斥資1億美元組建的越南風險投資公司(IDG Ventures Vietnam)私人資本基金舉行的揭幕儀式,同時IDG還公佈了首批對當地軟件企業的兩筆投資。

「正逢其時」

IDG公司並不是惟一一個最近對越南有了新認識的公司。在過去的18個月中,井噴般的新資金源源不斷地湧進了這個國家。在都柏林上市的越南成長基金(Vietnam Growth Fund)的管理公司是胡志明市的Dragon Capital有限公司,去年該基金募集到了6000萬美元的資金,這意味著它現在有2億美元可以在越南進行投資。該公司將其資金投向了商業銀行、乳品廠商越南乳品公司(Vinamilk)以及越南的第一家私營電力企業Vinh Son公司。自2003年以來,在倫敦上市的越南機會基金(Vietnam Opportunity Fund)已經募集到了3700萬美元的資金,而且正在美國和歐洲進行路演以募集到4500萬美元甚至更多的資金。「對於基金投資者來說眼下正是好時機,」VinaCapital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管理合夥人唐•拉姆說。VinaCapital公司管理著越南機會基金,其淨資產價值去年增長了21.5%。

這會不會是最新一輪的越南投資泡沫呢?在20世紀90年代中期,當越南政府第一次向外國投資開放時,國外的私人資本和養老基金管理者們便迫不及待地開始了投資。當時,6支基金就募集到了近4億美元的資金。接著,當事實表明這種改革將非常遲緩、甚至根本不會實現時,大多數基金公司撤走了資金。甚至連富蘭克林坦伯頓投資公司(Franklin Templeton Investments)在新興市場國家進行投資的老手馬克•默比斯都無法成功,他的價值1.17億美元的越南機會基金(Vietnam Opportunities Fund)經過改頭換面變成了泛亞洲基金(pan-Asian Fund)。

投資者稱這次情況與上次不同--不過對此持懷疑態度的人士仍然很多。越南政府已經解開了一些束縛私營部門的鎖鏈,精簡了一些規章制度,並正在大力推進私有化。越南經濟在過去4年中實現了年均7%以上的增長,而在過去10年間人均收入則翻了一番,達到540美元。

去年,越南批准了42億美元的外國投資--以在國內生產總值中佔據的比例計算,其外國直接投資規模與中國旗鼓相當。自從2001年一份雙邊協議生效以來,越南對美國的出口(包括咖啡、海產品、耐克鞋以及服裝)已經翻了兩番,每年達到近70億美元。而且一旦越南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其出口增長還會加速。越南希望今年年底之前能夠入世。「新興市場的基本推動力量正變得更加平衡、更加可靠、更加強勁,」Dragon Capital公司總經理多米尼克•斯克裡芬說。

雖然眼下在越南的大部分投資都是私人資本,但越南政府正在努力創造一個更為廣闊的資本市場。直到現在,2000年啟動的胡志明市證券交易中心說起來還有點兒像個笑話。該交易中心號稱擁有28家上市小公司,其中大多數都資不抵債,規模非常小,市價總值僅為2.7億美元。但是隨著今年幾家新公司的計劃上市,投資者對待這個交易所的態度將會變得認真起來。單單是其中的3家公司--國有乳製品公司越南乳品公司、西貢工商業股份有限銀行(Sacombank)和亞洲商業銀行(Asia Commercial Bank)--的上市就會使該市場的規模翻兩番。「這將會使我們突破10億美元這個美妙的數字,」PXP越南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的主管喬納森•沃說道。PXP越南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個封閉式基金,擁有1000萬美元的投資資金。「這將會使大一些的公司受到鼓舞,更多大公司的上市又會刺激更多的國外投資者進入這個市場。」

在未來兩年內,越南政府預計將拍賣掉股權資本為4.5億美元的越南外貿銀行(Vietcombank)和越南的第二大移動通訊網絡運營商越南電信服務公司(Vinaphone)。與此同時,私人資本基金在越南欣欣向榮的非正式股票場外交易市場的交易非常活躍,其市值大約為20億美元。



不以為然

越南的復興還只是處在初級階段,就有一些人開始擔心投資者熱情過度、頭腦發熱了。「我們又一次快要接近泡沫期了,人們的期望會變得越來越不現實,」克裡斯•弗羅因德說。克裡斯以前在坦伯頓越南基金(Templeton Vietnam Fund)工作過,現在是資金為1850萬美元的私有湄公企業基金(Mekong Enterprise Fund)的經理,該基金投資於未上市的製造企業。「投資者錯誤地認為國內生產總值的增長會帶來高收益。」

外國投資者對越南第一大私有銀行西貢工商業股份有限銀行的投資令許多人感到不以為然。當該銀行邀請戰略投資者購買其10%的私有股份時,澳大利亞的澳新銀行(ANZ National Bank)擊敗了花旗集團和匯豐銀行而競標成功,其出價是2700萬美元。以西貢工商業股份有限銀行2004年度960萬美元的利潤來計算,其出價足足達到了該銀行利潤的28倍。ANZ集團的亞太區總經理埃爾默•芬克•庫珀承認這個價格有些高,但還算合適:「在這裡,可以結成夥伴的銀行很少,所以這裡面含有稀缺因素,況且這筆投資的絕對規模很小。」考慮到越南政府對外資在上市公司中的持股比例有30%的上限,所以針對諸如西貢工商業股份有限銀行之類公司的競標大戰將會愈演愈烈。

與此同時,越南很難成為資本家的天堂。該國「極負盛名」的官僚主義還和先前一樣像迷宮般錯綜複雜,它的法律體系晦澀不清,對國內外投資者分別適用不同的法律。腐敗問題仍然和過去一樣嚴重。稅收非常高,而且憑主觀意志隨意徵收。馬丁•亞當斯是一位投資於越南的長期投資者,在自己的越南基金(Vietnam Fund)發行了13年後於2004年結束了業務,他說一開始就買入基金的投資者最後僅僅實現收支相抵。他現在管理著擁有10年歷史的Beta越南基金(Beta VietNam Fund),他說雖然業績有所改善,但是這個基金的早期投資者仍然在虧損。每支越南投資基金都應該掛上「健康警告」牌,亞當斯如是說。這當然是要告訴投資者:買者當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rrylee 的頭像
perrylee

好睡覺投資哲學

perry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